荔志|嫁出去的姑娘,泼出去的水?

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是泼出去的水 但实际上往往操心父母最多的 还是那“泼出去的水” 作为早已结婚成家的女儿 你是否也时常这样惦记着家里的父母?

一位妈妈在群里发出长文,并以我是“樊胜美”开头,引起了我们的共同关注,她貌似并不是群里的活跃分子,而突然发这么一段文字出来给陌生群友,我想也许是这些话憋在心里许久了......

爸妈邦图库

1

我是另一个“樊胜美”。我哥哥没有长期压榨我的工资,我的父母也不是眼里只有儿子没有女儿的人(哦,我只有母亲在世了)。那,我又是怎样的“樊胜美”呢?

母亲在父亲去世几年后,患了严重的抑郁症。哥哥结婚生子,我顺利考学毕业,但任何一件事都不能让她脸上挂有笑容。而且我发现,她看过的电视,再看的时候根本 记不起剧情。她自己都说,发现自己精神恍惚,时常是别人说什么她基本就没从脑子过,至于放电视,也就是处于放空状态的让自己处在有声世界。

嫂嫂眼里只有钱,对母亲做的一切都不感恩,母亲比较能隐忍,本着以和为贵的原则,她很少在哥哥面前抱怨婆媳琐事,而哥哥偏老实软弱,悉知家里的情况也只是对母亲说放宽心,少理嫂嫂。母亲不喜欢走街串巷话家常,只好将这些愁苦吐给我,所以,我成了母亲的情感“垃圾桶”。

在外打拼的我,不管工作多忙,至今保持着每两天一个电话,每个电话半小时以上,基本都是母亲讲述着这一天做了什么,吃了什么,甚至是这顿饭怎么做的,放了多少水。我想如果父亲健在,她应该不会如此,如今她年岁大了,我还能孝顺几年呢?

2

老公开始还能理解我的家庭,我的母亲,但渐渐地,他不耐烦了,他认为:我的母亲做得有些过分了,丝毫不考虑女儿的压力,明明是在儿子那受委屈了,却将压力与 担心无所顾忌的抛给了我。偶尔母亲过来住两天,老公会尽心尽力招待,待母亲走后,便会朝我大发雷霆,原因说来也有些可笑,他认为母亲帮哥哥带小孩累了,就来我这休息几天,无原则的吐苦水,让我受累担心,一点都没有母亲的样子,她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只能紧绷着神经。

其实,我认为老公也没什么过错,那是我的母亲,我不能要求所有人和我一样对她给予无限的包容。

3

嫂嫂曾说过:我觉得妈在你回家探望的时候,会变得不一样,就好像在装可怜似的。当时我不以为然,后来我想,母亲的处境让她自己这样做,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是的,跟母亲无法正常聊天,经常她讲一个话题,你无法进行插言,即便你强行打断她听你讲话了,待到她说话,便又是接着她自己的上一个话题继续聊。说白了就是,母亲活在自己的世界,你无法与她互动。

我过生日,母亲会在第二天笑着说:昨天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呢,都说儿的生日,母的难日。我不生气,我知道她只是缺乏关心;

我生病,母亲在听电话第一声就听出来了,但待到下一个电话时不会再关心问候,继续聊她的琐事。我不生气,我知道她只是缺个陪她讲话的人;

我安慰她,给她讲暖心话,自她患上更年期抑郁症就开导她,但都收效甚微,而某天晚熟的哥哥陪她聊了一会儿天,她会特知足的告诉我:你哥关心我了。我不生气,我知道儿子是心结,关心她也是好事儿。

……

大家觉得欢乐颂的樊胜美可怜至极,而说来说去,她无非是割舍不掉那份亲情,对我来说也一样,我对母亲的付出或许远超过了哥哥(近几年哥哥已经成熟懂事许多, 会陪母亲聊天,会带母亲出去旅游之类),我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想法:这么多年她一个人,我每两天半小时的陪伴,又能弥补什么呢?

4

至此,她的故事讲完了,我设身处地想了一下,估计换做我,我也会如此。但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,说白了,她的母亲有了些轻微精神疾病,迫切需要一些事情来 转移她的注意力。显然,带小孩与下一代的亲近都不能达到目的,而她在做着一些可以说没什么意义却又别无他法的事情,只能寄希望于守在她母亲身边的哥哥能快 些成长起来,有担当一些,相信他会给她母亲足够的安全感,对病情也会大有益处。

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是泼出去的水

但实际上往往操心父母最多的

还是那“泼出去的水”

作为早已结婚成家的女儿

你是否也时常这样惦记着家里的父母?

(责编:孟小鱼)